家族财富管理的4个关键理念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作者:洵实 2019年6月13日

分享这个页面


 

文化传承才是家族财富传承的重中之重。

富不过三代的表述不妥,打造一个贵族至少需要三代人;家族要传承的并非职业经理人,并非子承父业的管理传承,而是控制权传承;家族产业规划是财富传承的核心,现代公司治理制度则是保障;家族信托只是形式的一种,家族保险是退路之一。文化传承才是家族财富传承的重中之重。笔者的研究正是基于以上理念,为中国家族企业规划产业、规划财富,打造中国的家族贵族。

家族文化培育是关键

不仅在中国,全球都有“富不过三代”这一说法。但这一表述并不妥当。实际上,一个贵族的打造,至少需要三代以上的时间。20世纪五六十年代前后出生的企业家,是在市场中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,他们有着创业的精神、企业家的特质,但学历普遍不高,对“贵族、世家”的理念思考也较为欠缺,对子女的教育,也往往疏于关心。

第一代企业家的下一辈,在继承上一辈的财富的同时,并没有来自父辈或祖辈的“成熟而稳定的家族文化熏陶”。家族的文化,这一辈是培育的关键,承上启下。

到了第三代,家族的文化或有形成,家族财富的传承机制或已形成。这时候,一个贵族、世家,才开始形成。遗憾的是,大多数家族,第二代并未发挥承上启下的作用,第三代也就无法形成一个稳定的“家族产业传承机制和家族文化传统”。

打造一个贵族,急不得,也慢不得。至少需要三代,但如果到了第三代仍未奠定“稳定的制度与文化”,这个家族的财富和产业也就危险了。败千金之家,只需一刻之间。

传承的是家族财产控制权

“子承父业”是另一个不妥当的讨论。尽管杜邦家族、福特家族等有部分成员参与到管理中了,但大部分家族成员并未参与到产业管理。

如今,中国有很多民营企业家担心接班人不接班的问题。这是第一代企业家对接班问题的误解。家族财富要传承的,并非是传统工匠意义上的“子承父业”,而是家族财富的传承。家族的光荣,体现在家族的产业里,产业的经营,应该是吸收全社会最优秀的职业经理人,而不一定亲自上阵。换句话说,家族成员的作用,并不体现在是否直接参与经营,而是体现在家族财产的控制权上。家族财产的控制权,一般体现为股权的所有权和董事会的控制权。

一个长盛不衰的家族,体现在对家族原有产业的再规划和家族财产的再投资,而家族成员要持续扮演“股东”和“投资者”的角色,而非职业经理人角色。

当前的困境是,第一代企业家放不下职业经理人角色,而第二代却因阅历尚浅不能扮演好“股东”和“董事”的角色。这时候,优秀的投行和家族财富管理办公室,成为第二代乃至此后世代的家族财富顾问。

家族产业规划是财富传承的核心,现代公司治理制度是保障

家族财富的传承,不是简单地把钱交给下一代,也不是简单地把产业交给下一代。简单的金钱传承多遭遇诱变,导致财富消散。从经济社会变迁的角度来看,公司的业务面临着不断更新的环境,以产业规划为基础的持续创新,成为家族基业长期的关键。如果没有持续的产业规划,家族产业也必然走向衰落。对于杠杆经营的企业,衰落可能导致家族产业的彻底破灭。

毫无疑问,产业规划是家族财富传承的核心,是家族基业长青的根本。

在产业规划中,优秀的职业经理人是关键,董事会体现家族控制。例如:沃尔沃把乘用车品牌出售给福特,便是职业经理人“剪刀手爱德华”的杰作,他通过大量的工作,最终说服大多数董事。沃尔沃重工此后成就举世瞩目。

职业经理人伦理是家族企业面临的一个严酷的社会环境。中国社会的公司治理和职业经理人伦理,仍需要时间走向成熟。从多年前的国美董事会控制权争夺案,到今天的某知名地产公司管理层抛开大股东控制董事会案,让民营企业家对中国的职业经理人群体的信任感大打折扣。

家族财产控制权、家族产业规划、家族产业中的公司治理和职业经理人伦理问题,都需要专业顾问的持续服务。

家族信托是形式,家族保险是退路

如果说家族财富传承的核心和家族产业规划,那么,家族信托无疑是家族财富保全和规范管理的有效形式。而当家族面临困境的时候,家族保险无疑也是一条重要的退路。

不过,家族信托的设置普遍存在误导。目前主要国际机构以“避税”“规避债务”“规避法律”等为由头招揽中国家族,但实际上并不能达到这些目标,却付出了高昂的成本。

任何金融形式都是为实业服务的。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单纯的避税、躲债、绕开法律的三合一利器。我们在实务中总结,信托的功能有二:一是以管理现金的方式存在,类似于理财;二是结合家族产业规划的股权信托化,这种方式才是避税利器。

家族保险只是一种退路。在实务中建议严格控制额度,严格控制险种。